国内食糖:正确处理好糖市改革与开放的关系
    时间: 2019-05-06 10:24:13     来源: 易晟财富     作者: admin     阅读: 9


流光容易把人抛,这个时代抛弃你时,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2018再也不见。写这篇文章只是一时起意,没有谁愿意自讨苦吃,如此大的课题对冰峰而言也是会吃力,目的只有一个:‘希望中国糖市能发展的更好’。这种课题能写的人本来就不多,敢写的人就更少了,敢于公开发表不怕献丑的就只剩下冰峰了。纯属个人观点,抛砖引玉,权当消遣。


只要是改革就会有阵痛,就不可避免会触动各方各面利益。小改得罪少部分人,大改得罪大部分人,全改全得罪,这就是没人敢写的原因,除非在自己职责范围之内。可现在不是中国糖市想不想改的问题,是中国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必然需要进一步改革,当然也带有倒逼改革的意图。中国糖市市场化改革就是要在彻底对外开放之前提前做好各项准备工作,练好内功,从而才能变被动为主动,避免因仓促开放导致更大损失。


有人问冰峰‘对于当前糖市低迷有何妙招?’,其实造成当前国内糖市低迷的原因太多了,已经远远超过糖市本身,甚至可以说当前中国糖市就是整个中国的缩影,不单指经济层面。有很多问题不是糖市本身所能解决,比如地方保护主义、官僚主义、腐败等等。眉头一皱。计上心来,那只是小说中才有的情节,中国糖市市场化改革必须顺着中国新一轮改革节拍进行,急于求成属于拔苗助长,拖了后腿就是错失良机。


对于当前中国糖市市场化改革,冰峰认为是操之过急了。当然,别误会,冰峰并不是否定改革、阻碍改革,相反冰峰是改革积极倡导者,只是认为步子迈大了。在无法左右全局情况下,理应踏准中国新一轮改革节拍,而不是鲁莽冒进。毛主席在《论持久战》中指出‘凡事豫则立,不豫则废,没有事先的计划和准备,就不能获得战争的胜利’。中国糖市市场化改革或许有计划,但真正做好准备了吗?


冰峰两周前所发的那篇《从世界角度认识中国糖市安全问题》主要思路来自三年以前,是从建立国内糖市顶层设计保护的角度为出发点。主要思路其实三年前就公开发表过,如果当时能引起重视采纳,当前国内糖市早已经是另一番天地了。无论是扶贫、迈入小康,还是应对对外开放都能游刃有余。三年过去了,全球已经在建立新型零关税、零补贴、零壁垒贸易规则,无论是真正的糖业直补、提高关税还是建立生产配额制等时间窗口已关闭了。本榨季传闻中的糖料直补,冰峰认为带有临时性质。不过,文章关于保护国内糖市的理由还是有借鉴意义,只不过更多只能用于拖延开放的时间。


所以,中国糖市市场化改革首先要做的就是拖延开放时间。中国新一轮改革开放也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并不会大门一开全部蜂拥而入。上世纪八十年代日本对美国开放市场的谈判就谈了六年多,此次解决中美贸易摩擦也注定是长期的过程,是一个逐步开放的过程,甚至有可能超过日美当年的谈判时间,中国糖市所要做的就是争取最后开放,也就是五六年以后再彻底开放中国食糖市场,而且要视中国经济和三零新型贸易规则进展而不断修正。



其次,中国糖业需要有全国一盘棋思想,练好内功,包括冰峰近期一直强调的合纵。无论是全行业加强协调还是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强强联合组建百万吨集团、更好利用资本市场、更好利用证券市场,特别是期货、期权加保险业务的全面铺开,降本提质、优化产业链、建立覆盖中小经销商协会组织、大数据云计算、机械化、区块链、行业发展基金、行业平衡基金、行业研究机构、信息传递通道、现代物流体系,甚至包括占领舆论高地等等。


最后,中国糖市市场化改革成败的关键点并不在糖业手里,也可以说中国进一步改革的成败决定了中国糖市市场化改革的结果。无论是打击食糖走私效果、食糖进口配额管理还是国储糖出库,都是改革效果的直接反映,这就决定了中国糖业所能做的也就只有积极练好内功了。


总之,无论中国糖市市场化怎么改革,永远要将‘增加糖农收入放在首位’,这是整个糖市改革的根本立足点,舍此之外皆为末节,也是衡量糖市改革成败的唯一标准。当然,糖料是糖企的源头之水,牺牲了糖企糖农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先改革,后开放,既要深刻认识到中国糖市改革是大势所趋,又不能杞人忧天、自乱阵脚。既要认识到中国食糖消费潜力依然巨大,又要将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到决定作用落到实处。既要维护糖业协会在糖市改革中的话语权,又不能忽视政府在糖市对外开放中的引导作用。既要制定好三到五年对外开放的长期计划,又要脚踏实地、实事求是、稳步推进糖市改革。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你好,2019,在新的一年里,最重要的不是你所在的位置,而是你朝向的方向。上一篇处理好政府和糖市的关系文章发表以后,有人@冰峰说‘政府和糖协是不会给你钱的’,君子固穷,不坠凌云之志,不过是一种追求,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也只是一种情操,一分钱难道英雄汉才是更真实写照。冰峰生活无忧,母慈妻贤,姐睦儿孝,非大富之家也属小康之流,缺的不过是更加深入研究糖市的环境和经费。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胡耀邦曾言‘允许改革犯错误,但不允许不改革’,只有什么事都不干的人才不会犯错误,建立健全容错纠错机制,才能敢担当敢作为。受研究条件局限,冰峰所有观点都可能带有片面性,甚至在某些时间段属于明显错误,但对冰峰这种来自民间的声音,糖协和政府无论对错都应该不仅仅限于重视,而应该从各方各面提供支持,如此以来才会涌现更多潜心研究食糖的有志之士。


平庸之罪,在于沉默,当前中国站在四十年未有之大变局的起点上,必然存在前所未有之不确定性。在决定中华民族未来命运的十字路口,注定不会一帆风顺,会有更多的挑战和阻力出现。在这历史性抉择的关口,选择沉默明哲保身无可厚非,连个赞都不敢点也是身不由己。冰峰也很清楚,冰峰写的越深刻,为避嫌糖业越会敬而远之。


当前国内糖市改革不亚于一场战争,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有很多事情本应该秘而不宣、谋寡而不可众,冰峰掀开糖市一角并非迫不得已,也属于无奈之举。如果都选择沉默,任由国内糖市这艘泰坦尼克号撞上冰山,除了少数人能侥幸逃生,大部分人将随船沉入冰冷的海底。如果这一幕终于发生,每一个有能力改变航向而选择沉默的都是中国糖业的罪人,不可避免自己也会成为牺牲品,到时候悔之晚矣。


也有人对冰峰说‘我代表村里的甘蔗户,对您说一声:谢谢,看得出您对白糖有深厚感情’。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感情薄如纸,人与人之间变得越来越冷漠。也有人一直认为冰峰如此卖力写文章就是为了钱,为糖业辩护一定拿了集团好多好处,对此冰峰也是一笑而过,日月可鉴。也有很多人认为糖业大佬的生活就是纸醉金迷、穷奢极欲、嚣张跋扈、奸诈刻薄、心黑手辣、不择手段,冰峰也有幸接触过一些糖业大佬,完全不是一般人想象的那样。财由德聚,以德配位,德财兼备,才能富贵,无德财散终是空。为国纳税、解决就业这是本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为了及时发放职工工资、为了解决生产资金,不只是一夜熬白了头,有时候甚至要放弃自己的尊严。


空喊误国,实干兴邦。虽然当前国内糖市存在一些问题,但冰峰对于中国糖市的未来还是充满了信心,毕竟整个糖业包括分管食糖的有关政府部门一直在不懈努力。也有些人将当前国内糖市低迷的罪过完全归咎于主产区地方政府,这也是有失公允。冰峰前面文章也已经提到了中国改革进程决定了糖市改革的成败,地方政府所能做的只有尽最大努力协调两者的关系,而无法做到主导。主政一方,恪尽其责,促进糖市向好地方政府和糖业目标一致。


信马由缰、随心所欲是冰峰写文章的一大特色,恪守中立、仗言直抒是写作原则,拖拉越写越长是通病。在这个越来越浮躁的时代,大部分人看文章需要的只是一个涨还是跌的观点。近期寒潮横扫南方蔗糖主产区广西,一年一度的霜冻行情是否就此开启?对此冰峰的看法霜冻年年有,和台风带去大量降水有利于甘蔗生长一样,适度的霜冻拉大昼夜温差有利于糖分积累,减产的可能性并不大。同时,在国产糖存在400多万吨供应缺口情况下,国产糖产量增减对总供需关系的影响已十分有限,已不是国内糖市的主要矛盾。


其实无论有没有此次霜冻,郑糖短期都要反弹了,向下击穿4800点属于假突破,这和冰峰强调4800-5200点为中期主要波动区间观点并不冲突,如果将时间压缩这种假突破只是低位中期箱体向下次要波动的毛刺而已。本榨季第一个重要时间窗口2018年年底已经关闭,随后是检验这个窗口性质的时间段,只是超跌反弹重回箱体震荡?还是就此反转?冰峰认为前者居多,预计一周交易时间就会得出结果。本来冰峰认为春节前是第二个重要时间窗口,从当前国内糖市整体发展形势来看,稳定糖价也就是能不能稳定住依然是唯一目标。


国内糖市第二个重要时间窗口在哪里?不外乎三月和五月,到七月份本榨季不但木已成舟,基本也已进入尾声了。郑糖历史上三月份大部分是下跌的,而且是重要的头部居多,五月份国内将进入传统食糖销售夏天旺季,外盘也在五月份形成几次重要底部,看来五月份的概率更大。不过,冰峰对着K线图形看了半天总感觉那里不对劲。


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呢?这就要回顾全球过去四百年社会发展史,从英法战争到英美战争,从法德大战到苏德战争,从中日战争到美日战争,从手铳到原子弹,从孙子兵法到西点军校校规,从民国成立到毛主席宣布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从中东战争到海湾战争、从苏联解体到中国加入WTO,从图灵机器到图灵测试,从黑死病到超级细菌,从电报到量子通信,从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从布雷顿森林体系到美联储运行机制,甚至包括宗教和信仰未来的发展等等太多话题。也可以说当前世界的一切,都是人类发展史的反射,其中也包括国内糖市的矛盾。没有谁去看这样的长篇大论,不写也罢。


其实冰峰知道哪里不对劲,只是不想说破而已。并非冰峰自私,当前国内糖市一切只是表象,如果将冰峰所有一切所想皆和盘托出,不单指不对劲这事,反而会造成一定不利影响。按1500万吨消费衡量,一个点就是1500万元,10个点就是1.5亿,100点就是15个亿,多200点和少200点相差就是60个亿。这就是冰峰曾经说过的‘不懂的时候可以胡说八道,真懂得时候就应该闭口不言’的道理。冰峰现在并不懂糖市,所以依然可以写文章,如果哪天冰峰不再写文章了,说明冰峰真正懂得了这个市场。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国运即糖运。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对于当前全球经济和国内经济,冰峰认为皆过于悲观了,2019年应该是未来十年中最重要的一年,也就是奠定很多企业和个人命运基础的一年。这个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物,残缺才是完美。大道至简,实干为要,买到最低点那是运气不代表水平,大局观才是制胜法宝。这文章已经严重跑题,也写的已经太长了,没法继续写下去了。细雨斜风作晓寒,人间有味是清欢。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中国糖市的春天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