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分类查看
越来越胖的原因是什么 肥胖和肠道菌群有什么关系?
    时间: 2019-04-25 10:34:26     来源: 微信公众号偶尔治愈     作者: admin1     阅读: 17

越来越胖的原因是什么 肥胖和肠道菌群有什么关系?良性肥胖真的存在么?近年来,肠道菌群与肥胖的关系似乎成了街谈巷议的热点。肠道菌群能诱发肥胖?事实上,研究表明肠道菌群紊乱会导致众多疾病,比如:糖尿病、致癌、便秘腹泻、高血压、心血管风险、心脏猝死等。详情就由食安小编为大家带来相关资讯,感兴趣的小伙伴赶紧进来看看吧!希望对您有用。

一、卡路里、BMI和教条主义

1988年,在加拿大魁北克省,24名没有肥胖史和糖尿病的大学生,以志愿者的身份参加了一项特殊实验。他们需要在一个封闭的环境中待上3个月,期间,实验方会为他们提供免费食宿,以及一份报酬。

实验要求,24名志愿者每天摄入3600千卡热量,这大概是正常人一天所需热量的1.4倍,并确保志愿者基本不运动。也就是说,除了身体代谢需要的基本热量,剩下多余的热量都该被储存成脂肪。

不过,实验的结果却表明,24名志愿者的体重涨幅相差很大,体重增长最少的只有4kg,而最多的则高达13kg。

减肥者通常热衷于计算卡路里摄入和消耗值,显然,这个实验证明卡路里的计算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加减法。对于不同人来说,即使摄入一模一样的食物,消耗理论上基本一致的热量,最终的体重数据也会相差极大。

值得一提的是,这24名志愿者其实还是12对同卵双胞胎。同卵双胞胎意味着兄弟或姐妹二人拥有100%相同的基因,实验数据表明,每对双胞胎的体重增长的确非常接近,这表明基因的作用非常明显。

不过在细节上,比如增重的部位,即使是同卵双胞胎也有明显差异,有的人长在肚子上比较多,有的人长在胳膊上比较多,也有的人还增加了肌肉。

另一项针对4000对成人双胞胎的运动习惯研究表明,运动的意愿与基因高度相关,21岁脱离家庭之后,基因相关度达到了70%。

此外,大多数人可能没有意识到,自己减肥失败的原因在于身体内在的变化抵消了运动的作用。这是因为,减脂消耗的能量是减肌肉的5倍,所以运动可能会把部分脂肪转化成密度更大的肌肉,导致运动者的体重并没有预期的变化那么大。

也因此,在健身房频繁被提及的BMI(体质指数)实在称不上可靠。例如,科学家对40名爱尔兰国家橄榄球队的队员进行检测,发现他们平均体重101公斤,BMI指数29,其中有16人符合肥胖定义。但事实上,他们的身上很少有赘肉。作为对照组,科学家找了另外23个拥有相同BMI的同龄人,后者BMI超标的原因主要是脂肪过多。结果发现,运动员的肠道菌群更加多样化,而对照组23人的肠道内菌群相对单一。

没错,一定程度上,长期被人忽略的肠道菌群的差异是极为关键的因素,它与人的遗传基因一道,决定了一个人减肥的难易程度和健康的指数。

二、肠道菌群:人体的微生物花园

在人体内部,肠道是除人脑外第二大神经网络系统,有着“第二大脑”之称。根据估计,人体肠道中的神经元长度和神经元连接数目,与猫脑的神经网络规模相当,而后者恰恰以机敏、自我和生命力旺盛着称。

大脑和肠道当然不是各行其是,而是通过复杂的信号系统实现信息传递,从而调控许多生理功能,其中就包括进食和消化。目前,已经至少有16种特殊的称为肠激素的化学信号分子,由肠道释放入血,并将信号传递到脑,调控食欲。

需要说明的是,这些激素的分泌受到基因和饮食的精密调控。如果说面临巨大压力,大脑会通过情绪变化影响肠道的功能,从而影响其他肠道激素水平的改变。久而久之,激素水平分泌容易形成恶性循环,从而导致肠道内的微生物功能紊乱乃至是抑郁。

人体有30万亿个细胞,而作为宿主,人体还容纳了100万亿个细菌与真菌细胞。这些微生物朋友与人类历经了数百万年的共同进化,加起来足足有1.3kg重。它们中的大多数,都寓居在肠道内。人体为这些微生物提供居所,它们则为人体提供代谢、免疫乃至认知上的支持。

每个人都是独特的,他的肠道微生物或肠道菌群也是如此。不同地方的人有着明显差异的肠道菌群构成,一个热衷于快餐食品的上海白领,一个对辣条上瘾的乡村孩子,一个位于北疆牧场的牧马人,他们的肠道菌群差异甚大。

可以确定的是两点,其一,肠道菌群越丰富,人体越健康;其二,中国人的肠道菌群多样性近年来一直在下降。

在一项名为“人类肠道宏基因组学”的微生物研究项目中,研究人员检测了微生物对减肥饮食法的反应。志愿者每天摄入低热量饮食(1200卡),包括44%的碳水化合物、35%的高蛋白食物,6个星期后,49名志愿者都减轻了体重。之后,他们继续沿用这一饮食方法,志愿者的体重趋于稳定,但也有人体重反弹。原因是,不同志愿者拥有不同的肠道菌群,那些肠道菌群丰富性不足的人,内脏脂肪更多,体重也更重。

值得注意的是,多吃蔬菜水果和纤维素,体内的肠道菌群会越丰富,这也令研究者确信减肥市场上流行的许多饮食方法,并没有宣传得那么有效。

三、快餐、阿特金斯与素食主义

2014年,美国快餐行业的市场总值高达1950亿美金,而预计到2020年,中国西式快餐市场规模也将到达1000亿元。快餐的基本标志是高脂、高热量、高糖,同时含有多种人工添加剂,并缺少纤维素。80%的加工食品都由四种原料制成——玉米、小麦、大豆和肉。

快餐行业的巨头们很早就发现,将脂肪、糖和盐以恰当比例配合后,不仅可以让食物保存更久,还可以让食物变得令人难以抗拒。脂肪、糖和盐的配比存在一个精确点,这个精确点被称为“满足点”,在被加入系列增味剂、改良剂之后,消费者很容易无力招架。

在摄入了大量垃圾食品之后,肠道菌群必须要更加活跃地消化脂肪、糖类,这容易引发炎症,并对胆囊分泌的胆汁酸产生抗体。一项科研结果表示,一个人连续食用垃圾食品3天,他的肠道菌群就会减少40%的种类。正如前面所提到的,垃圾食品不但让人体重更重,而且更容易堆积人体的内脏脂肪,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看着不胖,称着很重”。

2018年末,一位前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专员,同时也是儿科医生的David Caessler博士,在一次电视节目中向公众表示,FDA多年来给出的营养建议是错的,脂肪和胆固醇不该背这么多年的黑锅。而造成几十年信息扭曲的背后力量之一,就是糖业协会的游说作用。糖业协会为了扩大糖类食品的销量,做出了贿赂科学家、打击高脂食品行业和投放海量广告的举动,有效提升了高糖食品的销售规模。

就在四十年前的同时期,美国医学博士阿特金斯也推出过《阿特金斯医生的新饮食革命》一书。这本书直指糖是导致人类越来越肥胖的原因,并为此提出了高蛋白/低碳水化合物的饮食方式,倡导不吃或少吃小麦、米饭,多吃肉类。阿特金斯饮食法在全球拥有千万级的追随者,有人称之为阿特金斯教。

不过,阿特金斯饮食法在严格执行6个星期之后,体重如果减轻10%,就会进入能量消耗和代谢水平下降的阶段,这使得该方法很难继续起作用。也许有人会说,减少10%的体重不也挺好。但问题是,几乎每一种流行的减肥办法,只要严格执行6星期,都可以令你减轻10%。实际上,这些减肥办法帮你减掉的只是身体里的水分。此外,阿特金斯饮食法还会带来痛风、便秘和口臭等副作用。同时,该方法的对照组研究也证明,志愿者体内肠道菌群的多样性对减肥结果产生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所有人都知道快餐与减肥是一对天敌,而在素食主义者看来,阿特金斯教的做法也与自己的理念背道而驰。在主流宣传中,素食可以降低心脏病和癌症死亡率,这的确有相关的研究证明。不过,素食信仰者血液中的维生素B12和叶酸都很低,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因为经过上百万年的进化,人类从熟肉中能够快速获得能量,这也使得我们的肠道缩短了1/3,而确保大脑容量保持增长。

人体大脑重量与全身占比只有2%,但大脑消耗的能量却在20-25%之间,如果长期不摄入肉类,将会影响能量供给水平。因此,素食主义者的推崇者,必须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人类使用火的时间已经超过了50万年,人类的肠道菌群已经非常适应熟肉,适当的摄入肉类是必要的,哪怕你是一个最坚定的减肥者或最执着的简约主义人士。

五、日益消失的肠道菌群

既然人体内的肠道菌群那么重要,那么到底是什么因素决定了我们体内肠道菌群的构成呢?伦敦国王学院遗传性流行病学教授蒂姆·斯佩克特(Tim Spector)通过对大量同卵双胞胎的研究发现,在控制了遗传基因这一要素之后,由于后天环境的影响,双胞胎二人的肠道菌群可以相差超过50%。

后天环境对人体肠道菌群的影响,大体可以归为三个方面,分别是分娩方式、抗生素的使用率和饮食习惯。就分娩方式而已,剖腹产带给人类的好处不言而喻,它让近1/3的孩子能够重新获得生命。不过,剖腹产的孩子因为没有经过产道,而后者恰恰是母亲将自身的微生物群落(也包括肠道菌群)传递给新生儿的发生地。这些微生物群落从孩子一出生,就承担起发展孩子免疫能力的关键角色。

相反,剖腹产的过程是无菌,婴儿无法从母体获得足够的微生物群落,这也导致剖腹产婴儿更容易过敏,哮喘发病率也会增加20%。为此,美国的微生物学家马丁·布莱泽倡导在剖腹产时,将一块纱布塞入产妇体内并擦拭肛门周围,当医生将婴儿取出之后,立马用这块纱布擦拭婴儿的面部、口唇和眼睛。这个过程实际上是对顺产的模仿,实际作用就在于将母体的微生物群落传递给孩子。通过口腔,肠道菌群得以顺利进入婴儿肠道。

抗生素的滥用,是当今人们肠道菌群越来越少的另一个关键性原因。过去几十年间,抗生素在全球儿童疾病治疗中滥用。尤其是这些抗生素多为广谱抗生素,患者一旦服用,杀死的不只是目标细菌,还包括其他大量有益菌群。另一方面,畜牧业、养殖业对抗生素的滥用也十分严重。正如欧洲有70%,美国有80%的抗生素都用于动物养殖,这些抗生素喂养下的动物,生长速度更快,最后也会影响这些肉类的食用者。

最后,单一、工业化的饮食习惯也在降低人体肠道菌群的多样性。采集-狩猎时代的人,一周平均要吃150种食物,而现代人一般一周只吃20种左右的食物。当然,个体原子化、单身率越来越高,也让很多人只能独自吃饭,可以吃到的食物种类自然会减少。此外,精加工和快餐食物泛滥,也导致了人体肠道微生物种类下降。蒂姆·斯佩克特教授干脆就建议:“祖祖辈辈没吃过的东西,不吃为好。”

所以,认为“少吃多运动就可以减肥”,或苛责自己“运动毅力不够”,这样的想法都太简单了。不管是试图减肥还是想要健康,你首先要了解自己的肠道菌群,比如去做一个肠道菌群检测,再结合检测报告,通过控制广谱抗生素,增加饮食丰富性、新鲜度,亲近动物和拒绝洁癖,来重塑自己的肠道菌群。

毕竟,人体的肠道是一个适应性很强的场所,只要你给予它足够丰富的蔬菜、水果、坚果、豆类,以及富含纤维素和多酚的食物,肠道菌群多样性的恢复速度常常会超出你的预期,而由此带来的健康管理也将更具针对性。